要真正解决好中国的管理问题,

要让中国人对世界范围内涉及自己的管理问题有话语权和平等的参与权,

最终还是要依靠中国人自己。

——李岚清

点击浏览官网

logo_gray

访谈录

中国杰出企业家管理思想访谈录

刘永好
刘永好
改造最“土”产业
 


刘永好


干部年轻化:从我开始,将年轻人送上前台

      2011年,新希望集团销售额达到900个亿,跨千亿目标应运而生,同时伴随着利润再增长20%-30%的预期。然而,这一目标却未能在2012年实现。市场的变化让刘永好看到,先几年大刀阔斧地投资、建厂、招人已然无法继续,处处红海的竞争态势让扩张带来的成本压力日益沉重,改变势在必行,而干部换血,正是其中至为重要的一环。

      “我的年龄显然是最大的,跟我一块创业的老员工,他们在重要的岗位上,他们对新生事物理解程度,比如对互联网,对国际化的认识,显然不如年轻人,所以就从我开刀,我就从担任50家董事长,降到只担任一、两个公司董事长,甚至包括最大的公司--新希望六合股份我也不当董事长。我培养我女儿让她走到前台,其实她更是一个干部年轻化的标志。到今天我们可喜地看到,在管理岗位上的20多位员工,30多岁的有一部分,超过50多岁的人很少,这就是我们的变革.另外我们集团层面管理层平均年龄也从50多岁降到大概40岁”

产业国际化:在国门外发现优势

      刘永好深知,新希望所从事的农业、养殖业、食品加工业本身既没有资金门槛,也没有太大的技术门槛,很快就会饱和。经过30多年的发展,中国市场竞争愈发激烈,想要寻求优势,视野必须投到更远的地方。他发现,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尤其是一些相对正在发展中的国家,新希望的技术、管理,以及统一的营运思路依然很有价值。加大国际化步伐,在海外做投资,切实可行。

      “到今天为止我们在近30个国家已经有差不多50家企业,这50家企业有的是做饲料的,有的是做养鸡、养猪的,有的是做肉食加工的。有的是我们自己建的,有的是收购的,有的是合资合作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形成了一个自己的原则。在发展中国家,如在越南、菲律宾、柬埔寨、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土耳其、埃及、南非都自己建厂,自己建厂的好处是我们的管理有比较优势,我们对这个行业特别熟悉;在发达国家,我们主要是想买技术、买品牌,因此更多的是谋求合作,甚至是收购兼并。”

变革创新互联化:借互联网自我增值

      养猪、养鸡、养牛的新希望,无疑在做着最“土”、最传统的产业。在互联网蓬勃发展的今天,如何插上互联网的翅膀成为了其新课题。在这方面,“福达计划”正在试图建立一个完整的体系:第一,使农民建养鸡场、养猪场的钱得到互联网金融的支持;第二,让技术服务人员利用互联网,通过移动手机、基站,及一系列计划中的服务和行动,让农民实现科学养殖,并进行大数据积累、分析和研究;第三,通过互联网手段,使加工厂和市场有机配套。

      “‘福达计划’的核心就是用互联网技术把我们现在的金融服务,技术服务,市场服务和运营服务与我们的养殖生产体系全贯通,把生产加工体系和市场服务体系全打通,提高效率,产生价值增值。我们用互联网思维来服务我们这个行业,不但服务我们自己企业,还要服务数以百万计的这些养鸡户、养鸭户,让这个行业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在这个服务过程中提升我们平台的黏性,提升我们的服务能力,提升我们对整个行业的存在价值,保证我们的质量,保证我们的效益,同时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 

产融结合金融化:用金融投资谋回报

      为使新希望能够保持继续进步、成长的朝气,构建向上的格局,刘永好在结合国内投资发展和海外投资发展,结合传统产业发展和“互联网+”投资发展之余,还提出了结合金融产业和实体产业,意图搭建更广阔的舞台。

      “这几年我们金融方面做不少的投资。我们是民生银行倡导人,发起者之一和大股东之一。我们集团也成立了新希望财务公司,新希望保理公司,新希望融资担保公司,新希望金融公司等等。我们也投资保险,投资证券。

我们在新加坡设立了一个新加坡区域总部,而通过新加坡区域总部,我们在当地融资,利率非常低,比国内低得多。我们又在香港建立投资平台公司,通过政府商务部的批准,这样的话我们把新加坡和香港作为我们海外投资的一个跳板、平台和融资中心。同时我们在国内也通过财务公司,通过各种各样金融体系参与,提出用金融的手段、理念和思维,来改造我们的创新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