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_gray

访谈录

中国杰出企业家管理思想访谈录

张朝阳(头像)
张朝阳
执着专注的反思者

张朝阳:执着专注的反思者


张朝阳,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自小成绩优异,一路过关斩将,从清华大学到麻省理工学院(MIT),并在取得博士学位后,选择继续留在MIT从事博士后研究,一直行走在学霸之路上的张朝阳,真可谓是羡煞旁人。回国后的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拓荒者之一,创办了搜狐。在互联网浪潮之下的张朝阳,一时风头无两。

营销理念:灵感源于美国竞选

创业初期的张朝阳,并不知道怎样管理一家高科技企业,但凭借学霸本色,他竟然从美国总统身上悟出了企业营销的理念。其中,“知名度”是张朝阳极为重视的战略,在他看来,这是企业发展的重要保证。对外的张朝阳,从不低调,甚至有些张扬,尽管这与他本人的性格截然相反。搜狐创办以来,他始终着力打造个人品牌,也因此以极低的代价成功带动了搜狐的知名度。

早期张朝阳

“我在美国看了两届总统竞选,对于市场,我深得美国创造知名度和竞选总统制造感知的体会。别看我是理工科出身的,但是对市场方面确实吸收了很多经验。那些年,第一个阶段在市场上一直是做得很好,经常出奇兵,媒体宣传、制造事件比如后来雪山秀等系列,所以在早年我是很享受我出名的状态。”

登峰

张朝阳对于自己在制造媒体热点方面能够出奇制胜的本事非常自信。如:他经常 率领明星队伍参加各种户外比赛和晚会活动;为吸引年轻群体,他将手机短信玩出时尚新花样;2008年,搜狐成为了北京奥运会的互联网内容服务赞助商……这一系列的花式营销无不让人津津乐道。事实上,张朝阳的每一次自我营销,都是对整个搜狐品牌的营销,在搜狐的品牌内核中,他深深打下了自己个人的烙印。

管理方式:从“好人文化”到“效率文化”的转变

不喜拘束,厌恶条条框框的限制,是张朝阳对自由的向往;严于律己,宽以待人,是张朝阳的处世之道。在很多老一代搜狐人的眼里,张朝阳是个十足的好人,对待下属十分宽容。学院派出身的他将搜狐视作大型“实验室”,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空间发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只需定期汇报即可。在这种管理思想的指导下,“好人文化”应运而生,后来也成为了搜狐倡导的企业文化,强调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诚信、正直、开放、包容、利他、守诺。

张朝阳开会

“我承诺的事一般会兑现,人也比较好,得到比较好的口碑。不好的地方就是,我有时候要求太松了,不够严格,对于干得不行的人没有及时地处罚或者解聘,也没有给足够的压力,这样干得好的人有时候觉得不公平。强调“好人文化”的时候,“效率文化”就缺失了。”

一味地滥用“好人”,事实上有悖于企业员工的激励制度,且最终结果可能会导致公司员工逐渐消极懈怠,进取心缺乏,活力和创造力皆丧失。经过一段时间“吃老本”,让张朝阳意识到了作为一个“好人”的无力感。为了适应互联网的高效、便捷、快速,张朝阳在内外双重压力下提出了“效率文化”。

搜狐员工

“干不好就走人,每个人都要认真做事情。”

从“好人文化”到“效率文化”,是张朝阳的一次管理思维升级,是他面对市场竞争做出的管理模式调整,也是自己闭关反思的结果。

找准定位:分清主次,抓住趋势

搜狐可以说是开创了中国互联网公司最早期做门户网站的商业模式。或许是成功来得太快,随着2009年搜狐畅游上市,张朝阳成为了当时唯一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互联网领袖。此时,张朝阳的个人声望达到顶点,这让张朝阳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沉浸在耀眼的光环中。但也是从这时起,搜狐开始走下坡路,营收逐年下降;与此同时,本土一批互联网企业已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这使得搜狐的发展步伐变得更加艰难。

搜狐上市

从公司的运营模式来讲,张朝阳自认为在做决策和任用管理者过程中仍有问题,尽管市场和销售方面体现出了强大的战斗力,但在产品技术和管理方面有较大的缺失。

“一直到2008年,搜狐好像处在一个鼎盛时期。那时候,我的管理模式其实有问题,对产品技术不够重视。我本人不够勤奋,飘飘然享受自己的感觉。那时候,我晚上在酒吧唱歌、玩。2004年到2010年,我也做过一些事情,但确实还是不够勤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近几年,互联网公司紧盯未来风口,纷纷提前布局,开始加快传统业务转型升级的步伐,搜狐当然也不例外。

大数据

“过去几年O2O、互联网金融,以及“互联网+”的火爆其实都是媒体、投资人自我陶醉的过程,而反倒忽略了真正的趋势。大数据、人工智能和社交网络的发展、视频的发展,这个是我看到的一个机会。我们现在很冷静,也在很认真地做。我们不停外界讲什么,完全从数学形态上来研究消费者。”

“找准定位,抓住趋势”,是搜狐重回大众视线的重要前提;不愿意“错过更多”的张朝阳瞄准了5G、AI、短视频、Vlog等潮流。在他看来,中国互联网仍处在成长发展期,尽管互联网业界风云变幻格外迅猛,但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在坚守中自省:责任和义务是最好的良药

互联网沉浮二十多年,张朝阳已经对人生的价值有了不同的理解。面对互联网造就的众多富豪,张朝阳表示财富已经不是首要目标,钱够用就行,但必须要建立一个更高的价值观。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不会跟政府官员做太多沟通,使得他们出一个产业政策有利于我们公司而不利于别的公司,包括两场打击盗版的事情。在中国,我所能做的,就是让中国的商业文明更加进步一点。”

张朝阳工作

张朝阳坚守的商业道德,在某种程度上,比谷歌的不作恶原则对自身的约束度更高。在象牙塔中时,他预见互联网能让人类社会变得更好,因此满腔热血开始创业。在搜狐不断接受市场考验时,他坚持过、错判过、迷失过,幸运的是,他及时开启了人生中的中场休息,与自己进行了一场远胜商战的心灵较量,重新找回了创业的初心。

“创始人应该时刻反思自己,反思是否有一些系统性的缺失,要重新发掘自己,改变自己,和自己搏斗,让自己的“天花板”再高一些。”

“作为掌握权力的人,有时候必须做一些艰难的决定,这个决定可能会得罪人,但这是掌权者的义务。而且我之前一直处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下,认为自己是最聪明、最牛的人,实际上这时候就已经失去了一种谦卑感,会把自己看得很重要,会把自己的利益,自己的想法,把自己的要求变得很特殊,这时候其实忘记更多的是自己的责任。”

搜狐大楼

张朝阳变了,他放下了昔日的“骄傲”,远离了名利场的浮华,只为全心全意做一个好的产品经理和管理者;张朝阳也没变,他对中国做消费互联网依旧仍保持初心和对细节极致的追求,他认为,历史让他把互联网火种传到中国,就应该把这件事做到底。

如今,张朝阳和搜狐,依旧在砥砺前行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