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真正解决好中国的管理问题,

要让中国人对世界范围内涉及自己的管理问题有话语权和平等的参与权,

最终还是要依靠中国人自己。

——李岚清

点击浏览官网

logo_gray

2019年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颁奖典礼在上海举行

2019年10月21日

社会科学报

  10月21日,2019年复旦管理学论坛暨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颁奖典礼在上海隆重举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管理现代化研究会名誉理事长赵纯均获颁“复旦管理学终身成就奖”;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及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校长讲座教授贾建民,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伟创力讲席教授杨百寅获颁“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雷军获颁“复旦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 


  原国务委员、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出席颁奖典礼,并为今年的“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复旦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复旦管理学终身成就奖”获奖人颁奖。


1


  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理事长、复旦大学党委书记焦扬,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张恩迪,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名誉理事长、香港中文大学原校长刘遵义先后在颁奖典礼上致辞。复旦管理学奖励基金会秘书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基铭主持了论坛开幕式暨颁奖典礼。


2


3


4


  复旦管理学奖获奖人简介


  “复旦管理学终身成就奖”获奖人赵纯均教授是我国MBA教育事业的开创者之一、管理学家、管理教育家。他率先基于动态投入产出理论,在国民经济综合规划系统的建模与优化方面开展理论研究与应用实践;将决策支持系统的理论和技术应用于区域发展规划中。赵纯均长期致力于中国管理学教育研究,以中国工商管理实践为背景,吸收国际上学科发展的先进理念和经验,对工商管理学科的结构体系、内涵、研究方法和发展趋势进行研究和阐释,有效推动了我国工商管理学科的布局、提升和普及,推动各种不同类型的管理教育走向更为规范的发展模式;为我国MBA教育的创立、联考制度的建设、办学质量的提升、EMBA教育的开办以及西部管理教育水平的提高作出了重要贡献,有力地推动了我国MBA教育事业的健康、快速发展。


  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获奖人贾建民教授主要从事决策分析、消费者选择与风险管理领域的研究,首次提出了基于偏好的标准风险与感知风险度量理论和模型,建立了风险-价值理论和模型的完整体系,发展了一般性失望决策模型,以及失望与后悔的整合模型,并应用在消费决策研究中,建立了更具有解释力的消费者价值评价模型。他提出了属性冲突的决策新概念,并通过应用实验和仿真方法系统地研究了属性冲突对消费者偏好不确定性和其他决策行为的各种影响。他还建立了服务质量的全贝叶斯模型,为在竞争环境下的消费决策提供了一个质量反馈的动态预测方法,发展了多属性决策的行为研究和仿真方法,并用于寻找更好满足消费需求的产品或服务,为电子商务中推荐引擎的设计提供了辅助决策工具。贾建民综合运用大数据与实证调在相结合的研究方法,揭示了人们的风险应对和沟通行为,构建了危机情景中的心理行为预测模型,对地震、SARS、雾霾等多个灾害事件提出了政策建议。


  他在获奖感言中说:人们常讲:管理既是科学又是艺术。管理艺术应该留给企业家们去施展,而管理学者必须是以推动学术进步为己任。我认为:首先,中国的管理学发展需要研究深度。虽然管理学有哲学层面和一般性规律的问题,但大量有意义的研究问题存在于市场、运作、信息、人力资源、财务、会计等具体领域之中。这样才能更好地结合实践,提炼出有意义、有深度的科学问题。第二,中国的管理学发展需要区分管理经验与管理理论。有很多所谓的传统管理智慧只是经验之谈而非理论。理论的构建需要一个严谨的学术过程,并通过一般化与合乎逻辑的演绎推理形成一套系统的知识体系。特别是,管理理论揭示因果关系,而管理经验往往依据相关关系。管理学者要坚守的是一份学术的自信,而不是被某些个案所左右。第三,中国的管理学发展需要强调创新性研究。我国的管理学界经历了吸收、融合西方管理理论,以及重拾、修补中国的传统管理智慧等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既碰到了中西方文化的冲突,同时也遭遇了传统文化的历史局限性。要发展中国的管理理论,我们必须与时俱进,采用科学和实证的方法,开展原创性研究。 


  复旦管理学杰出贡献奖获奖人杨百寅教授主要从事中国式管理与领导力开发、知识整体论及应用、学习型组织等管理领域的研究。他提出了中国社会组织和领导行为受到三种意识形态和思想文化共同影响的理论观点,为系统分析全球化背景下中国管理实践、提炼符合中国国情的管理学思想与理论提供了有意义的分析框架。他通过应用扎根理论识别中国背景下组织文化的基本维度,验证了关于组织冲突的理论模型。他还提出了中国文化背景下集体领导力的概念并开展了深入的探析。杨百寅就知识整体论等相关概念进行了理论构建,突破了传统认识论的局限,提出了整体哲学视角下的知识“三元”动态平衡模型,并分析了知识整体论在人力资源管理、知识管理、战略管理中的实践应用价值。他还开发了学习型组织的理论模型和科学测量工具(DLOQ),该研究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其量表先后被译为7种文字,在国际上被广泛使用;率先验证了学习型组织对企业财务绩效的正面影响;建立了管理者作为教练的理论模型,并开发了相应的测量工具。


  他在获奖感言中指出,中国的管理学应该走马列主义,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道路,像华为这类企业就是体现了这样的精神。当今中国面临重大的转型升级,国际形势也在急速改变,带来很大挑战,同时这也是重要的战略契机。我们管理学者应该深入中国的实践,高举马列主义的旗帜,应用科学理性的硏究方法,挖掘中国特色的管理门思想与概念,构建系统的理论与学科体系。


  今年,复旦企业管理杰出贡献奖授予雷军。雷军先生领导的小米公司始终坚持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好产品,以“硬件+新零售+互联网服务”的商业模式,致力让用户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好生活。他领导小米公司首创了用互联网思维构建手机生态系统,利用互联网的效率和用户体验推进了智能手机在中国的快速普及和品质提升,从而推动了我国移动互联网产业发展,带动了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基于独特的“生态链模式”,雷军通过小米投资带动一大批双创领导者共同创造了数字化时代商业效率新典范。


  他在发表获奖感言中,指出了小米公司在管理上的经验:去管理、去KPI、去title。具体来说,他认为,怎么在初创企业、快速变化的企业里面管好人,首先要找对人。他要有能力,有高度的责任心和高度的自驱力;超越用户预期,和用户成为朋友,让用户无保留的信任。这一点其实就是小米最核心的KPI。当所有人的工作全部围绕这一点展开的时候,原有的很多审批和层级都消失了,所以使小米拥有了互联网的工具,互联网的手段和互联网的思维,具备了非常高效和极为扁平化的管理;没有级别,在相对平等的氛围里面使每一个业务单元都具备非常强的主动性,把小米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所获得的管理经验跟成熟的管理经验相融合,进行全面的管理提升。